當漫畫遇見博物館 下》博物館年輕化和漫畫藝術化,打開多元合作可能 ft.法國里爾美術宮

漫畫與博物館的合作,近10年在歐洲有相當多重要的討論,以「漫畫是否為藝術的討論」為起點,推演出了豐富的產業交流可能。這2年間,台灣也湧現了一批與博物館深度合作的漫畫作品,文化內容策進院特別與Openbook閱讀誌攜手報導,製作「當漫畫遇見博物館」專題,思考雙方跨界,究竟能為彼此注入怎樣的新活水?

今年6月中,曾於1998年獲得安古蘭國際漫畫節(Angoulême International Comics Festival)大獎的漫畫家馮索瓦.布克(François Boucq),決定捐贈逾400幅手稿給法國第二大藝術博物館里爾美術宮(Palais des Beaux-Arts de Lille),一時在法國媒體蔚為話題。《世界報》甚至以「漫畫(終於)進入博物館」的標題來表示驚喜,好像漫畫這個媒介終於為正統藝術所接受。

事實上,博物館展示/收藏漫畫並非沒有前例,譬如2019年另一位漫畫家波端(Baudoin)也將大量手稿捐給安古蘭漫畫博物館(Musée de la Bande Dessinée)。那麼為何這次的捐贈會激起眾聲譁然呢?或許我們可以從這次的主事者說起。


位於法國里爾的里爾美術宮(取自wiki

▇聲譽反成為博物館的枷鎖,如何吸引年輕族群?

里爾美術宮是法國在巴黎以外,藝術藏品最多、面積規模最大的博物館,包括12世紀文藝復興時期繪畫到歐洲20世紀著名畫家,如拉婓爾、德拉克洛瓦、哥雅等名家都在典藏之列,在博物館界中極具聲望,也是學者專家必訪之地。然而,這份聲譽同時也成為博物館的枷鎖,人們對於館內的藝術品似乎不感親近,尤其是年輕族群。

或許為了改變人們對博物館的老舊印象,法國自2009年開始,調整所有國家博物館的售票政策,針對18~25歲的民眾提供免費入場,刺激年輕族群的參觀意願。但這個舉措似乎還不夠,直到2016年,我們仍可以在法國文化部的博物館調查報告中看到,法國民眾認為博物館應該改善自身形象,讓年輕人更加親近藏品,並且增加與年輕族群互動的展示。


(取自facebook/ Palais des Beaux-Arts de Lille

「開放博物館」計畫,表現形式由藝術家自由決定

不過,收藏古典藝術的「老古董」形象問題,一直讓博物館無法吸引年輕大眾,加上2015年以來的恐怖攻擊,在法國惹得人心惶惶,2017年2月羅浮宮商店街發生攻擊軍人事件後,無論是外國或本地觀光客,都有避免前往知名景點的傾向。相比於千禧年初期法國的博物館造訪人次普遍年年增長,2010年代後半,博物館的整體參觀人次略減了一成,這個現象令相關人士十分憂心。

里爾美術宮的現任館長布魯諾.吉爾佛(Bruno Girveau)自2013年接手管理職務以來,便積極展開「開放博物館」(Open Museum)計畫,力求吸引更廣大的民眾,尤其是那些「平常不來博物館」的訪客。該計畫的策略包括,每年邀請一位當代藝術創作者,在里爾宮內與現有藏品進行對話,表現形式則由藝術家自由決定,沒有限制。

這項計畫邀約的藝術創作者範圍非常寬廣,自2014年以來,已接待過電音團體Air、三星蔬食餐廳琵音(L'Arpège)主廚阿蘭.帕沙(Alain Passard)等,第五年甚至與不同的電視劇合作,藉此吸引各族群參訪。

▇ 創造人流:叛逆和頑皮的漫畫和嚴肅的博物館正好互補

兒童及青少年族群是計畫中非常重視的對象,吉爾佛表示,第三屆邀請瑞士漫畫家季普(Zep),為的就是吸引那些沒有興趣或不敢推開博物館大門的孩子。季普本人正是這類型的孩子,他在展覽期間曾說:「當我還是孩童時,博物館讓我感到害怕,讓我想起一座公墓,裡頭擺滿了已經死去的人畫的死人,但其實不是這樣的!」

季普的幽默是自小養成的,他所創作的青少年漫畫系列《壞小子迪德夫》(Titeuf),講述頭頂一綹金髮的十歲男孩迪德夫的性啓蒙故事 ,自1992年出版到2017年,已大賣超過2100萬冊。這樣叛逆、愛闖禍、調皮的人物形象,與嚴肅的博物館,形成鮮明的對比,里爾美術宮與季普的合作,毫無意外地創下巨大的成功,僅僅7個月便為博物館帶來15萬7000人次的造訪,其中將近半數是第一次參觀,其中更有許多年輕讀者,完全達到博物館欲擴大參訪者的目的。


漫畫家季普創作的青少年漫畫系列《壞小子迪德夫》(取自wiki

這次成功的合作案例,讓出身里爾當地的漫畫家馮索瓦.布克也開始思考與美術宮合作的可能,今年布克捐贈手稿的同時,美術宮也規畫了屬於他的「開放博物館」。吉爾佛在接受《世界報》訪問時如是說道:「我們思考了很多年,要用什麼方式來證明漫畫是一項主流藝術——將它納入我們的收藏,在我們看來是個很好的答案。」

這點也呼應了魁北克漫畫研究者米哈.法菈多(Mira Falardeau)的看法:「漫畫進入博物館很好,但為了以正式的方式進入,還需要被納進這些博物館的永久收藏中,尤其必須走進保守派的腦袋——他們直到今天都還很難把漫畫形式整合到他們的計畫中。」


法國漫畫家馮索瓦.布克(取自wiki

▇在正統藝術菁英間,對漫畫是否為藝術仍持保留意見

在正式接任里爾美術宮館長、掌握決定權之前,吉爾佛擔任國家博物館會議長(Réunion des musées nationaux)時,曾於2006年試著在巴黎大皇宮舉辦「很久很久以前有個華特.迪士尼」展(Il était une fois Walt Disney : aux sources de l’art des studios Disney)。本身就是玩具收藏家的吉爾佛,道出當時博物館界的普遍心態:「根本沒有人想辦!內部有不少猶豫。」

就連至今已出版二十餘冊羅浮宮漫畫的圖書出版處副主任法布里斯.德瓦(Fabrice Douar),2019年接受訪談時也佐證了這樣的氣氛:「即使到今天,羅浮宮內部還是有許多意見,認為漫畫藝術就是不屬於美術館,極端一點說,就是漫畫和美術館是兩件事情。」

儘管這兩位都在頗具盛名的博物館工作,也都戮力使漫畫受到正統藝術的認可,但在執行上,仍多將漫畫視為吸引年輕群眾的武器。前文提及的漫畫家季普,就是出於這個理由而被里爾美術宮邀請。德瓦也聲稱:「說到(吸引)年輕的觀眾,漫畫讀者是最順理成章的。我們很希望建立這樣的橋梁,在羅浮宮這樣經典、古典的場域中,建立與年輕觀眾的連結。」他更自信地希望「透過羅浮宮來認可漫畫這門過去不被藝術圈認可的藝術。」

事實上,過去曾典藏漫畫原稿的法國公家機構,除了專門設立的安古蘭漫畫博物館之外,就只有非博物館體制的法國國家圖書館(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BnF)。漫畫若希望被視為「正統藝術」,還需要與其他藝術形式享有相同的待遇,受到各方藝術博物館的重視與收藏。

然而,各家藝術博物館的規範不同,且通常預算有限。第一大博物館羅浮宮,雖然自千禧年以來積極與漫畫家合作出版相關漫畫,但在典藏方面,也礙於藏品的年別限制,無法接納漫畫原稿。

羅浮宮的媒體兼文化排程處長凡森.波馬哈德(Vincent Pomarède)解釋說,礙於典藏機構級別以及法規限制,羅浮宮只能接收上自古希臘羅馬時期、下至1848年的作品。這使得漫畫這項由托普非(Rodolphe Töpffer)發明、發展於19世紀後半的藝術,永遠不可能被納入法國首席的博物館殿堂。

▇漫畫只屬於青少年嗎?那可不一定!

在社會學研究上,關於「漫畫=青少年讀物」的印象是事出有因的。法國漫畫理論家帖利.葛榮斯鄧(Thierry Groensteen)指出,在2011年法國文化部的普查中,15歲以上的漫畫讀者不到半數。若我們再看到今年法國文化部國家圖書中心(Centre National du livre,CNL)因應「漫畫元年」的文化政策而做的2010~2020年十年大普查,仍不難發現,漫畫的主力讀者群為孩童,有近3/4的兒童每年閱讀12冊漫畫,相比之下成人的閱讀量僅不到一半,每年閱讀3冊。


(取自Unsplash/Keen Fedida

然而,「漫畫」已經由眾多創作者證明其無限的表現可能,早就毫無疑問地成為「第九藝術」。近半世紀以來,無論是在歐美或日本,皆發展出以大人為目標讀者的作品,而且這類作品至今仍不斷成長。

若要探究成人閱讀漫畫時間減少的原因,或許問題並非出自漫畫表現的吸引力,而是其它如時間不夠等因素所致。正如2020年法國國家圖書中心(CNL)所做的調查,若時間充分,閱讀漫畫也會是民眾優先選擇的活動。

然而,在這個藝術被不斷重新定義的時代,藝術博物館是需要漫畫的(當然,也需要其他媒介如影像、電玩、音樂等)。

在今年出爐的十年普查報告中,早在2011年針對「漫畫是否為藝術」進行調查時,已有近八成受訪民眾認為漫畫是一項成熟的藝術,那麼何以需要由博物館來做「認證」?甚至限縮在吸引青少年的手段,定義成「吸引青少年的藝術」?

年輕化不只是手段,也是博物館與漫畫產業的雙贏

從媒體報導的效應看來,古典藝術博物館與漫畫的合作的確帶來不少討論聲量。出版羅浮宮漫畫書系的Futuropolis出版社主編賽巴斯汀.拿耶迪(Sébastien Gnaedig)就形容,該書系第一本書,與尼可拉.德魁西(Nicolas de Crécy)合作的《衝出冰河紀》帶給媒體不少衝擊,「漫畫進入博物館」給他們很大的新鮮感。對漫畫創作者而言,這也帶來更多曝光機會,藉著博物館的知名度,使大眾重新認識他們的作品與觀點。

正因為這類合作並不尋常,里爾美術宮的「開放博物館」藉此讓參觀者反思:「未來的博物館會是什麼樣子」。館長吉爾佛給出了他自己的答案:「博物館已經變成一個生活的地方,我們甚至可以看到有人在這裡睡午覺!在一個長時間參觀的活動裡,我們必須要能有個角落可以休個息、看點書、上上網,就是很單純地,我們要能夠感到舒適。」他指出,未來的博物館是要讓普羅大眾感到自在舒服,而非以冷僻專業的知識製造疏離感。

十年普查報告中,漫畫媒介在2011年就被九成民眾認為是可以放輕鬆並感到娛樂的閱讀體驗,這正符合吉爾佛對未來博物館的想像。人們在參觀博物館時,看見漫畫與古典作品的互動,能夠感到親近、自在,並無負擔地詮釋這些不同年代完成的作品。正如季普在受邀展出時宣稱,「我們有權利在博物館玩樂,好比在一件展示作品上說點關於創造的小故事。」

至於漫畫是不是真的需要被認可為「藝術」?對一般讀者而言,只要能感動人的,就足以稱為藝術。這個問題背後所關乎的重要議題,其實在於漫畫被「正統藝術菁英」接納後,較容易獲得他們所掌握的研究機構資源與典藏權限,更進一步進入知識體系的建構,以及作品的保存與傳承,好比今年布克捐贈給里爾美術宮的案例。

也因此,雖然漫畫常常被博物館視作「年輕化」的手段,但若能透過兩者的合作,使得傳統藝術菁英願意展示漫畫,讓大眾更認識漫畫的能量,提高博物館機構將漫畫納入典藏的意願、翻新自身古板印象,那又何樂而不為呢?只不過,我們應該對漫畫表示更多的信心,相信這是一門獻給所有年齡層的視覺藝術。


企劃:文化內容策進院、Openbook閱讀誌/文字:吳平稑/責任編輯:周月英、吳致良、陳愷昀/視覺:林鈺馨 


▇贊助Openbook閱讀誌,參與從台灣土地長出的原創文化

Openbook閱讀誌即將滿5歲了,請點擊圖片,了解我們的故事。歡迎您一起成為Openbook的給力夥伴,10月底前,每月定期贊助300元,我們將致贈精美的實用禮與體驗禮。


▇閱讀通信 vol.158》跟著福邇一起解謎破案、香港city t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