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江鵝、趙南柱與劉芷妤,台韓六年級作家女力爆發

編按:改編自作家江鵝散文作品的同名電視劇《俗女養成記》,創下收視與口碑雙贏的佳績,今(2020)年一舉入圍電視金鐘獎8項大獎,第二季也好評敲碗拍攝中,預計2021年開播。近日即將出版的《俗女養成記:第一季影視劇本書》彙整第一季全10集的劇本,以及編劇、導演、演員的工作心法、幕後花絮照片,將文本影視化的過成完整收錄。

越來越多作品關注當代女性處境,並引起廣泛關注,前有在亞洲各國都帶動討論風潮的《82年生的金智英》,上半年出版的台灣作家劉芷妤短篇小說集《女神自助餐》,也對現代台灣女性面對的局勢有深刻描繪。政大台文所特聘教授范銘如透過散文、小說與影視作品,顯影當代台韓女性的困境。

2019年韓國和台灣各有一部大熱的女性影視作品,而且都是從文學改編而來。韓國的《82年生的金智英》和台灣的《俗女養成記》難得地讓台韓文壇出現同步的議題,原著作家趙南柱和江鵝也剛好同為六年級(1970年世代)後段班的女性。無獨有偶,今(2020)年台灣文壇另位六年級女作家劉芷妤,以一本女性主義掛帥的短篇小說《女神自助餐》引起熱議。

在韓國和台灣這兩個已經選出過女總統的亞洲國家,竟然接二連三女(怨)力爆發。此一雷同,顯然並非純屬巧合。

趙南柱的《82年生的金智英》(2017)故事簡單明瞭,敘述金智英這個有著菜市場名字的普通韓國女性,從小到就業、結婚生子一路上遭遇的性別歧視,經年忍耐壓抑的結果產生了解離性人格,以不同的人格面具為自己發聲。作為社會癥狀式的總合,小說採取的是直白質樸的寫實主義,並刻意加入一般小說頗為忌諱的註腳,標註報紙或研究數據中顯示的韓國社會各種性別狀況。相較於趙南柱其他敘述繁複的文本,例如《薩哈公寓》,此一看似減損文學性的設計,應該是作家高度意識的文學性和政治性選擇。這些扎實且廣泛的文獻證據作為一種次文本,呈堂供證般對虛構的故事人物與情節提供現實性的參佐。

《82年生的金智英》另一個特色是,故事裡其實沒有嚴格意義上的壞人,所有性別偏見的言行並非出自針對性的惡意,即使讓金智英抓狂的婆婆也並非典型的惡婆婆。因此讀者不會把金智英痛苦的緣由導向特定個人,而是隨著情節鋪陳,慢慢去思考父權體制下人人皆參與或默許的結構性霸凌,註腳的證據更顯示金智英的經歷絕非特例。

電影改編時,註解自然被刪除,小說中尖銳的部分亦經大幅修剪,只保留主要故事內容。觀眾在一小時多的畫面快速推進中,即使對浮泛呈現出的性別差異有共鳴,卻無法深刻理解為何女主角不再能忍受我們(女性)一直在忍受的父權日常。尤其找來孔劉飾演金智英先生更是一大敗筆,剛好給反女性主義的韓國觀眾添了柴火——嫁給孔劉簡直算女性公敵了,劇中的他又愛老婆又體貼,不必跟公婆住、娘家也還算支持,這樣還不快樂,別人怎麼活?反倒是場外一干沙文主義觀眾,惡行惡狀到瘋狂謾罵、抵制女主演和一些不過是推薦電影的女偶像,間接佐證了在韓國推動婦運的艱難與急迫性。


《82年生的金智英》改編電影劇照(取自hancinema

韓國的女性文學從90年代以來有緩步上揚的趨勢,但作品裡的性別意識相對溫和,女性問題通常是隸屬在國家或社會的大框架中思考。近幾年突然轉為嗆辣,女性主義文學雨後春筍般竄出,強大的影視工業還同步呼應,頗有低檔補漲的勢道,後勁值得觀察。

台灣女性/主義文學在80年代怒放,數十年來靈活結合層出的學術論述與實驗技巧,至新世紀初已然呈現開到荼靡的疲態。再加上台灣社會性別教育普及,女性意識與平權實踐改善許多,甚至成為台灣在國際上自我標榜和定位的指標,女性主義倡議不再是書寫的焦點。文學中的女性主義內化成一種基礎素養或論述織網中的紉線,作為底層或背景語境支撐作品的主軸。

奇怪的是,儘管40年來台灣的女性主義文學豐富多元,女性主義影視作品卻乏善可陳。台灣電視積弱多年也就罷了,台灣電影才人濟濟、國際馳名,對女性主義議題似乎興趣缺缺。《俗女養成記》電視劇的出現,多少彌補此一長年空缺的遺憾。

《俗女養成記》(2016)的原著,以題材分類來說,應該歸類在懷舊或家族散文,女性意識只是散佈其間。作者江鵝主要回述童年生活裡的飲食習俗文化、追溯逝去的時代與人情,筆觸浸潤溫情與趣味,觸及傳統文化裡的性別問題泰半點到為止。

電視版的《俗女養成記》卻把女性意識從散文裡的醍醐味提煉成高湯,獨立拉出一條熟女的敘事線,與童年往事的敘事線併置,審視各年代、社會位置上的女性處境。從過去迄當代,阿嬤、媽媽、姑姑,鄰家姊姊等一輩又一輩俗女們在父權文化中接受什麼委屈,又如何找到自處的力量,輪迴般預演小俗女日後可能的遭遇。短短10集的電視劇以不挑釁的方式,雙重呈現出家庭、時代的溫暖以及隱身其後的性別框限,將女性主義的沉重概念轉化為大眾的語言,成功地寓教於樂。除了原著作者,編劇群--另一批六年級女性--功不可沒。


《俗女養成記》改編電視劇劇照(取自華視

台灣女性文學由於持續吸納重要社會議題與前衛技藝,好處是嚴密地構築起兼具高度藝術性與論述性的文學高牆,在亞洲文壇中獨樹一幟。壞處是創作和閱讀的門檻飆高。天后宮裡各懷絕技的文學女神宛若少林寺十八銅人,橫阻在企圖闖關出師的後起之秀前。而讀者,不過是想藉作品認識女性問題,既要跟台灣歷史、政治、族群、階級、語言等複雜脈絡糾纏,還得從錯綜的文學修辭與敘述密林中辨識出微言大義。即使有能力耐心挑戰成功,女性問題也相形被其他議題給稀釋了。

《女神自助餐》(2020)的開張,久違地將性別議題拉回女性本位,聚焦後性別論述的台灣女性困境,戳破台灣已然完成性別平權的迷思。

劉芷妤的《女神自助餐》收錄8篇短篇小說,分別討論校園/職場/家庭/街頭性暴力、人際倫理關係裡的女性互動、傳媒與社群網站裡的性別歧視、情慾自主與性別教育、年齡外貌體重與女性吸引力,篇篇鎖定女性主義論述普及後、當代台灣女性面對的局勢。雖是常見的子題,但是跟以前批判傳統父權體制裡的性別政治不同,劉芷妤檢討的是女性意識抬頭後,父權論述及其實踐學舌弱勢者論述並戴上平權的面具,藏匿在形形色色的網絡與網路裡,伺機而迂迴的反撲;當代女性包抄在女性主義圭臬與偽裝轉化中的父權巨靈,顛躓踟躕。

台灣文學裡雖有不少女性主義的中、短篇和長篇小說,像《女神自助餐》篇篇直球對決的女性主義小說卻是首見。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台灣竟然出現首部完全女性主義短篇小說集。咦,為什麼才出現?為什麼還出現?

《82年生的金智英》和《女神自助餐》探討的女性困境有許多相似之處,但兩者探討的層面與表現手法還是看得出韓台婦運的進展。比如同樣描述過年過節時婆婆差遣媳婦盛宴款待回娘家休息的女兒,金智英是忍抑到變身成自己的母親點破媳婦正是別人家裡的寶貝女兒,《俗女養成記》電視劇裡也有觸及類似的議題,《女神自助餐》則是藉由「靠北網站」上不同身分的匿名女性抱怨,輔以粗淺的女性主義分析,導引讀者理解父權結構如何將家務指派給女人,以致產生社會位置間的剝削傾軋。

《金智英》與《女神》兩本書皆談及玻璃天花板的議題。小說中的女主管都沒有理所當然地提拔比男同事優秀的女性下屬,區別只在金智英的長官很快遷就父權思維以求自保,〈女神自助餐〉的上司在多方且細膩的思考後猶豫不決。如果說《82年生的金智英》探索的是台灣80年代女性/主義文學的主題內容,《女神自助餐》就是女性主義文學的2.0版。讀者或許嗤鄙兩者間哪有什麼本質上的差異?這五十步跟百步的差距,就是台灣近40年來婦運努力、號稱亞洲最進步婦權的成果。

俗女、女神和金智英,以簡明的寫實風格反映台韓間大同小異的女性問題並引起廣泛關注,顯示大眾對於性別議題依然感到焦慮,在新舊體制和論述的調和碰撞中摸索合乎當代性的兩性定位。多年來每逢非文學科系的女性主義學者探詢晚近有沒有什麼台灣女性作品適合當性別教育的教材,我能想到的書單都太過曲高和寡。江鵝、劉芷妤、趙南柱皆在創作生涯的早期,技巧尚顯生嫩,對性別失衡的老問題猶有火氣,作品讀起來反而格外真實而真誠。不管是喜歡女性文學的一般讀者,或是正在研擬性別教育甚至跨國女性比較研究的學院師生,不妨列入書單考慮。

quan_qiu_hua_de_shi_dai_w300.jpg 俗女養成記:第一季影視劇本書
作者:嚴藝文、黃馨萱、范芷綺、華視 
出版:大塊文化
定價:480元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嚴藝文
1976年生的六年級女人。上大學才開始叛逆,不顧家人反對,跑去唸了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研究所,立志要成為一個劇場演員。劇場演過兒童劇、歌舞劇、喜劇等,轉到影像表演當起了很多明星的媽媽,入圍了五次金鐘獎,上台領了一座迷你劇集最佳女主角。得完獎卻開始對表演感到疑惑和倦怠。所以才有了《俗女養成記》的編導作品。期望未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創作,然後到台東買一小塊地,種菜、養狗、看山看海。

黃馨萱
又名黃小貓。編劇、演員、小說家、畫家。代表作品舞台劇【相聲瓦舍】《誰殺了羅伯特》編劇演員、【表演工作坊】《寶島一村》演員、【台北劇場實驗室】劇團《未完待續》編劇演員等。長篇小說《愛在黑暗璀璨時》、《蟻獸出發》等。曾獲皇冠大眾文學獎小說入圍、台灣文學獎劇本佳作。2019年黃小貓個人畫展《共振》。

范芷綺
出版超過40本商業類型小說,含靈異、愛情、懸疑等。作品《晴天娃娃》曾獲輔導金改編電影。 2017年參與電視編劇工作,作品有:《歲歲年年》、《雙城故事》、《俗女養成記一、二》、《戒指流浪記》。曾入圍金鐘獎戲劇節目編劇獎、電視節目劇本創作獎、高雄編劇駐市計畫。chihchifan@gmail.com


quan_qiu_hua_de_shi_dai_w300.jpg 女神自助餐​
作者:劉芷妤
出版:逗點文創結社
定價:350元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劉芷妤
無糖,半透明,婚戒戴在食指,肩上有鳥常駐。曾經想要成為精靈但最後失敗了,中年危機是無法世故又不夠純真。
東華大學創英所畢業,寫過幾本奇幻小說,曾經熱愛寫故事也相信自己能寫,但後來被摧毀了,這本短篇小說集,是復健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