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工plus漫畫.藏書家》夢、舊書與神交:讀《森山朗讀會》

*編按:本文第貳節開始,有劇情透露,介意者請斟酌閱讀

你是否曾在漫畫作品中,看見自己工作或生活的場景呢?Openbook閱讀誌開設「百工plus漫畫」專欄,找來各行各業的職人,從漫畫作品與心得分享,發現360行的歡樂與淚水。

  • 本期職人:黃震南(藏書界的竹野內豐)
  • 讀物:《森山朗讀會》,英張著,原動力文化出版

壹、夢。

《聊齋誌異》裡有個故事:有一丈夫旅行在外,妻子在家很是想念。有一夜,來了一個美人,說要帶她去見丈夫;行了好長一段夜路,途中遇到丈夫騎白騾前來,美人說她家就在附近,大夥兒不妨到她家過夜再走。在她家裡,丈夫與美人喝酒調笑,把妻子冷落一旁,妻子非常傷心,走出屋外想回家,又不記得路怎麼走。這時恰好遇到弟弟三郎出現,就把這委屈跟三郎說了;三郎聞之大怒,撿了一塊大石頭就往房屋窗戶擲入,只聽美人驚呼說郎君的頭被砸破了,妻子又氣又悲,突然驚醒,才知是一場夢。

第二天,丈夫真的騎著一頭白騾回家了,聊天時主動說起昨夜做了一個怪夢,妻子一聽,竟與她的夢完全一致,兩人都目瞪口呆。不久三郎來訪,看到姊夫,笑說昨晚正巧才夢到,細一比對,三人夢境完全一樣。但是,那個美人究竟是誰呢?

一群人做同樣的夢,在夜裡用夢境聚會,這也是《森山朗讀會》故事的主軸。如果《森山朗讀會》的作者英張,並沒讀過《聊齋誌異》,那麼只能說這真是令人詫異的巧合——或許,英張曾在夢裡聽過蒲松齡親口說這個故事?(等一下,那算託夢吧?)

sen_shan_lang_du_hui_-openbook-8.jpg


sen_shan_lang_du_hui_-openbook-13.jpg

《森山朗讀會》內頁(原動力文化提供)

貳、舊書。

答案揭曉,原來是「森山朗讀會」裡的成員,都讀過同一本書,因此會在夢裡相遇。

這其實不荒唐,只是把愛書人由書串起的人書之緣具體化而已。

吉卜力工作室的動畫《心之谷》,當女主角發現她從圖書館借回的每一本書,書後的借閱登記卡都有同一個男生借閱過的簽名,兩人無形的聯繫就牽了起來。

而我在舊書店收到的老書,書頁中有著前書主的劃記、眉批、蓋印、藏書票,我撫摸著這些痕跡,也彷彿與前書主隔著書交流——前書主曾經用手指撫摸過的紙頁,如今也捏在我的指端之間,就像用書頁做媒介,我們間接牽手一樣。

前書主是誰?他還在人世嗎?他的靈魂會回來看他的書嗎?身為一個舊書收藏者,望著家藏的兩三萬本書,我甚至想過清明節的時候是否該在書庫插一支香,感謝許多已經仙逝的前書主們。

我曾在舊書店淘得洪棄生的《寄鶴齋詩矕》,封面有藏書印,仔細一瞧是「人在滿江煙雨樓」。一搜尋,原來是基隆大儒李碩卿的印章。再翻到裡面發現又有藏書章「秋客藏書」、「弌鴻張翔」、「秋客」,另為基隆詩人張添進所有。張添進的生卒年都比李碩卿晚,兩人都是基隆傳統文人,此書應該是李碩卿贈送給張添進。

這本書至少明確經歷過李碩卿、張添進與我三人收藏,或許,在某個神祕的時空裡,我們三人將會相聚。


sen_shan_lang_du_hui_-openbook-116.jpg

《森山朗讀會》內頁(原動力文化提供)

參、神交。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讀同一本書的讀者們,會做一樣的夢,這是說得通的。

甚至,我們會因為舊書上的氣味、汙漬、墨跡,用想像力,揣想前書主讀書的樣子,與前書主神交。

這就是愛書人才懂的「森山朗讀會」。

2he8lfd_460x580.jpg森山朗讀會
作者:英張
出版:原動力文化
定價:250元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自由創作者,熱愛手繪風格及日常奇幻題材,正努力茁壯說故事的能力。
2015年 短篇漫畫〈親結〉收錄於《戲夢人生:CCC創作集20》。
2016年 短篇漫畫〈返生路〉入圍第二屆comico原創漫畫大賞。
2017年 與植劇場合作出版第一本單行本《天黑請閉眼》。
2018年 以《天黑請閉眼》獲得金漫獎最佳新人獎。
2019年 於GO原漫基地連載《森山朗讀會》。


想知道更多系列的活動內容,請擊本圖


▇閱讀通信Vol.99》帶著好奇心出發,生活處處是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