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辦法》世界閱讀日 我的文學事件簿【《聯合報.繽紛版》x Openbook閱讀誌】

主辦/《聯合報.繽紛版》、Openbook閱讀誌

哪些物件或景點,會讓你想到台灣作家或作品?歡迎「指出」你的文學事件簿!

投稿文章300字以內,開頭請寫「我的文學事件簿是⋯⋯」並於文中帶出作家姓名與其作品名稱,附1-2張照片,照片必須以手指出文學事件(可全身入鏡或僅手部入鏡),檔案大小1MB以上。即日起開放徵稿,2月28日截稿,4月公布名單,稿寄:[email protected]

繽紛編輯室與Openbook閱讀誌將選出精采作品,刊登於聯合報繽紛版、Openbook閱讀誌官網及社群、世界閱讀日在台灣臉書,並由Openbook閱讀誌支付每篇稿酬2,000元。

範例一:鄧九雲/西門町獅子林

deng_jiu_yun_xi_men_ting_shi_zi_lin_.jpg

我的文學事件簿是「西門町獅子林」。

我很晚才開始混西門町。混的時候,圓環麥當勞和天橋早成為蔡明亮電影裡的歷史畫面。電影街的每家影院音響震耳欲聾,冷氣冰天凍地。有名的炭烤雞腿漲價遠超過通貨膨脹的幾十倍。獅子林的新光影城已翻修完善迎接每年金馬影展。手扶梯有時動,有時不動,那是我的目的地。

方向感極差的我,總找不到順向的扶梯。不小心就經過昏暗處的復古電玩,上了二樓目光不忘掃視一遍那些人型模特兒與她們身上過時的訂製禮服,想像如《玩具總動員》在深夜開起熱鬧的派對。胡淑雯的小說《太陽的血是黑的》主角三人跑來獅子林MTV看《慾望街車》,熱烈討論白蘭琪究竟是怎麼壞掉的。我的獅子林就是白蘭琪,一出場就已錯過她最好的時刻。

範例二:我的文學事件簿 停車場

wo_de_wen_xue_shi_jian_bo_ting_che_chang_openbookbian_ji_bu_.jpg

我的文學事件簿是「停車場」。作家劉梓潔曾在《父後七日》一篇散文說,停車場的「請按鈕取票」標示是她的噩夢,因為她曾經每次停好車,都按不到按鈕,甚至要打開車門,整個人尷尬伸出半邊身體,才能拿到票。我也有過這樣經驗,還曾經因為無法停進車位,對面駕駛等得不耐煩,下車詢問是否幫我停,看人家輕鬆左三圈右三圈就停進框框裡,真的是很羨慕。不過經過實地考察,「請按鈕取票」的標誌越來越少了,現在很多新式停車場不是用悠遊卡逼逼,就是可以「掃描車牌」,所謂「請按鈕取票」的尷尬,或許會在不久的將來(?)消失人間,是以為記。

範例三:我的文學事件簿 木柵市場

small_wo_de_wen_xue_shi_jian_bo_mu_zha_shi_chang_openbookbian_ji_bu__0.jpg

我的文學事件簿是「木柵市場」。作家劉克襄《男人的菜市場》提到,木柵市場是有百年歷史的市場;買菜這件事是這樣的,假設你看到全聯番茄季,一盒番茄500g只要69元,覺得神便宜,但來到市場,你會看到嘩啦啦紅的黃的番茄一山山堆在菜攤上,一斤600g只要35元,然後就瞬間想罵髒話(不是)。逛菜市場是和奶奶學來的,小時候她每週一次去山下買菜,看我太閒就會揪我一起,要我拎一禮拜份牛豬雞魚蔬果,每次手指都會被紅白塑膠袋扯到發紅,因此那時候很不情願。但每次有我幫忙,奶奶買菜就很悠閒,一邊抽白長壽一邊和攤販老友哈拉「這是我孫女政大畢業巴拉巴拉」。好久沒和她一起買菜了,今天我自己來買了白帶魚,週末就來煮給家人吃吧。